錢瑾舒

一分文艺,两分吃货,三分小清新,四分烟水气

周末还是要冒雨出山,体验花艺课~mommy的生日礼物check~拜托拜托 ,一定要撑到我考试结束回家

考完倒数第三门,累的坐在教室里安安静静吃草,上半年过去咯

#白雪针管直液笔0.5蓝#成功地被直液笔圈粉!下水特别流畅终于使我的连笔不再那么支楞着。我的隐藏文具控属性开启~今天一握笔就写的兴奋到停不下来

【4.18】断断续续花了两个月时间读完七卷本百万字的《大秦帝国》,不知道如何评价,那就只写下一行字来表示我读过,思考过吧。浩浩乎大争,烈烈兮秦风。

感觉自己在当老师前就要升仙了好嘛

去随园上课,把姐姐订的簪花堂每周一花拎回家,窗台的采光正好~

【春分】草木知春不久归,百般红紫斗芳菲。

欢迎来蹭本校年纪最大的沈老爷爷倾情讲授明清文学史。最近在讲小说,老爷爷讲话本和拟话本时候画了个很萌的一枝梅(出自《二刻拍案惊奇》之《神偷寄兴一枝梅  侠盗怪行三昧戏》),就是上课要背书,下周一七点半全文背温酒斩华雄检查

《桃花扇》:故国明月在,只是朱颜改

作为一个中文系学生,我在学遍了十几本元明清戏曲并背了不少名篇后,最喜欢的传奇还是《桃花扇》。让才子佳人活在江山家国的背景下,活在历史的波澜壮阔之中,别是一种伤心怀抱。繁华是真繁华,萧条是真萧条。景是金陵景,人是故国人,有风韵,有气度,淡淡几句,就能让人潸然泪下。

《桃花扇》与别个传奇所不同就在于,写史有血,写情有骨,写事有泪,明清之交的这段往事写来,便成了座无法逾越的丰碑。

元明清名家戏曲中,言小儿女情事者多,如西厢幽会私订盟约,有游园惊梦死死生生,类长生殿里对月诉衷,情已至极,却少了些家国之思。读完掩卷细思,除了慨叹一句真真情深,再无可言。可又如《清忠谱》,写天启年间苏州人民反抗阉党,热血爱国有之,可毕竟着重刻画的是小市民群像,挑不出典型个人,又落了下乘。

挑来挑去,还是《桃花扇》最佳,家国、爱情无一不具。有男女情爱,有黍离之悲。有史实,有艺术,文辞优美又本色当行,可赏读,可演出。《牡丹亭》虽好,但汤显祖傲气得很,“予意所至,不妨拗折天下人嗓子”,文辞可抄录,却缺乏韵味,过于书面,难以演出。于是,昆曲演员最怕演牡丹。言及《桃花扇》则别是一番伤心怀抱了。书中,在【离亭宴带歇指煞】中,老艺人苏昆生放声悲歌,尽情发抒:“俺曾见,金陵玉树莺声晓,秦淮水榭花开早,谁知道容易冰消!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。这青苔碧瓦堆,俺曾睡过风流觉,把五十年兴亡看饱。那乌衣巷,不姓王;莫愁湖,鬼夜哭;凤凰台,栖枭鸟!残山梦最真,旧境丢难掉。不信这舆图换稿,诌一套‘哀江南’,放悲声唱到老。”有声韵,有意境,字字铿锵,笔笔血泪。

《桃花扇》是一部最接近历史真实的历史剧。孔尚任在创作中采取了证实求信的原则,他在《桃花扇·凡例》中说:“朝政得失,文人聚散,皆确考时地,全无假借。至于儿女钟情,宾客解嘲,虽稍有点染,亦非乌有子虚之比。”基本上是“实人实事,有根有据”,真实地再现了历史,如剧中老赞礼所说:“当年真如戏,今日戏如真。”

万历年间一小童,崇祯朝代半衰翁。曾逢天启乾恩荫,又见弘光嗣厂公。

人还是故人,却江山换姓,衣冠改带,由“明”转“清”。时代洪流之中,才子儒士难逃变节。戏甫一开场,三个才子指点江山,风流俊雅,可之后三个人,三种选择,三种命运。

吴次尾,举兵反清,事败后全家与军士殉国,血腥而刚烈,是明末文人的上上之选。

陈定生,入清不仕,埋身土室。怅然孤啸,青山故国。无奈而孤傲,是明末文人的中庸之选。

本剧的主人翁侯方域本是复社领袖,量裁人物,讽议朝局。却忍不住消磨和诱惑,变节后留百世骂名。两朝科考,献计投诚。说来时代和命运都有些薄待他,又因此成了众人笑柄。钻营而落寞,无疑是明末文人的下下之题啊!他甚至不如他的爱人,李香君敢于直斥权奸,“节和名,非泛常”。“脱裙衫,穷不妨。布荆人,名自香。”而他畏缩又犹豫。

夹道朱楼一径斜,王孙初御富平车。清溪尽是辛夷树,不及东风桃李花。

李香君对侯方域一见钟情,更难得她补足侯方域身上所有的软弱和犹疑。两人相许终生(并不是成婚,良贱不婚),但以李香君之名妆奁必然不浅,所以阮大铖借杨龙友之手送来厚礼,当时明朝还在,阮大铖不过是一个与东林党决裂而改以依魏忠贤而被罢官的奸臣,送礼前来想讨好复社以期东山再起。

命运就是这么奇妙,当时谁都没想到崇祯帝会一日吊死煤山,明朝就这么亡了。阮大铖之流的选择便多了一个投靠新主。可能这样的选择对于阮大铖之流来说没甚区别,换一棵树上的高枝罢了,但是对于有民族情怀的人来说,就从奸臣变作了逆臣。

宫车出,庙社倾,破碎中否费整,养文臣帷幄无谋,豢武夫疆场不猛,到今日山残水剩,对大江月明浪明,满楼台呼声哭声,这恨怎平。

当初一发觉重金来自阮大铖,李香君就表现出超越侯方域的激烈。她之聪慧,第一时间敏锐地觉察到了阮大铖的用意;她之决绝,当场拔珠翠、除衣衫,当场驳了杨龙友的面子。

都说“英雄每多屠狗辈,自古侠女出风尘”,还不是因为风尘孤女,如风中飘萍无所依托,所以也就无所顾忌。她们的真性情来自于命运本身的福薄,她们没有才子想要去争取的功名、需要结交的权贵,如今萧郎已寻到,更不须假以颜色了。

虽然侯方域不一定将李香君视作“愿得一心人,白头不相离”,但是李香君却一定把他当做了终生唯一的归宿。因为她是刚烈的,是坚定的,所以她认定的男人不会改,认定的故国也不会逆,而侯方域却是那么犹疑。他们根本来不及好好了解彼此,就遭遇了分离。

所以,阮大铖逼迫李香君他嫁,她竟然用死抵抗!

哪怕朝代变了,侯方域都可以去科考,对他来说江山改姓至少没有那么如同性命一样重要。但是,流落风尘的李香君,不过是选一个侯方域以外的人,还是被迫的,都可以拿性命去反抗。他俩其实看重的东西太不一样了,李香君拥有的太少,所以每一样都太过珍贵,愿意拿性命去好好守护。

最后血溅定情之物,填笔成画“桃花扇”。

然而李香君却说“桃花命薄,扇底飘零”,对于她来说烟花之地孤老,与苦苦守贞等待侯方域是一样的,她作了一个可能会给她命运带来更多机遇的选择。

一番周折后,二人重聚。此时,友人半是罹难半是避世,英豪们半是殉国半是叛离。此时,红颜还是明朝故人,才子却在清朝应举。两人分隔的便不是江山和乱世,而是信仰和归属。

走江边,满腔愤恨向谁言。老泪风吹面,孤城一片,望救目穿。使尽残兵血战,跳出重围,故国苦恋,谁知歌罢剩空筵。长江一线,吴头楚尾路三千,尽归别姓。雨翻云变,寒涛东卷。万事付空烟。精魂显《大招》,声逐海天远。

白骨青灰长艾萧,桃花扇底送南朝;不因重做兴亡梦,儿女浓情何处消。

好在,幸亏,李香君没有背上她以前的那些女子都逃脱不了的红颜误国的骂名。那些男儿行龌龊之事,却让弱女子承担过错。可悲的是,盛世她们无力掌控自己的命运,乱世还要承担男人的过错。